1935:生死攸關大轉折

原標題:1935:生死攸關大轉折
作者:單偉   發布時間: 2019-10-16   來源:學習時報
分享到 :

遵義會議會址

 

紅軍長征途中翻過的雪山——夾金山

1935年,黨中央在長征途中召開遵義會議,確立了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在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在極其危急的情況下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實現了偉大的歷史轉折。中國共產黨領導紅軍主力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氣,運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書寫了大無畏的英雄凱歌,取得了戰略轉移的勝利。根據民族危機日益加深、全國人民抗日救亡運動日益高漲的新形勢新要求,黨制定正確的方針和策略,將中國人民革命斗爭推向全民族抗日戰爭的新階段。
  (一)
  按照黎平會議、猴場會議作出的行動計劃,中央紅軍改向貴州北部進軍,而不是到湘西北同紅二、紅六軍團會合。為此,紅軍要闖過的第一道難關,就是自古就有天險之稱的烏江。
  烏江是貴州的第一道大江,流急灘多谷狹。為打破敵軍妄想阻止紅軍渡過烏江天險的企圖,中革軍委作了周密的戰斗部署。按照中革軍委的命令,紅一軍團第一師第一團作為先遣團,于1月1日由龍溪到達回龍場渡口。調查發現附近村莊不僅沒有船,就連一只木槳,甚至一塊像樣的木板也全被敵軍搜走。團長急中生智,決定扎竹排,乘竹排過江。他們挑了8名熟悉水性的戰士組成突擊隊,但試渡沒有成功。紅軍沒有被困難嚇倒,當晚紅一師又立即組織第一、第三兩個團熟悉水性的36名同志組成突擊隊,進行夜間武裝渡江。2日上午,紅一團用火力封鎖對岸,以防敵人破壞跨江繩索。紅一團還同紅三團一起趕扎了30多個竹排,搭成浮橋。下午,強渡開始,紅一師在巖門地區集中紅一、紅三團所有輕重火力,向對岸老渡口和觀音寺工事里的守敵猛烈射擊,掩護紅一團在渡口狹窄處強渡。至4日,紅一軍團主力及紅九軍團由此渡江完畢。1月2日至6日,中央紅軍分別從余慶縣的回龍場、甕安縣的江界河、開陽縣的茶山關全部渡過烏江天險,把國民黨的“追剿軍”甩在烏江以東和以南地區,敵軍圍殲紅軍于烏江南岸的企圖化為泡影。
  1月7日凌晨,紅軍完全占領遵義。在軍委縱隊及有關部隊即將進駐遵義城的時候,紅軍總政治部下發了《關于進遵義城的口號和八項注意通令》,要求各部隊進城時嚴格遵照執行。1月8日,中革軍委主席朱德致電各軍團、軍委縱隊,命令紅二師先頭團“明日應向婁山關偵查前進,驅逐和消滅該地敵人,并相機占領桐梓”。婁山關是川黔交通要道上的重要關口,地形十分險要,是兵家必爭之地。中央紅軍如果不及時控制婁山關,下一步行動將受到極大限制。根據軍委指示,劉伯承、聶榮臻與紅二師領導研究決定,命令紅四團為先頭部隊,向婁山關挺進。經過激戰,占領婁山關關口,然后乘敵潰退之勢,一鼓作氣向桐梓方向追擊,攻占桐梓城。經過十余天征戰,中央紅軍控制了以遵義為中心的黔北的廣大地區。
  遵義是黔北的首府,是漢苗黎等各族商旅云集之所,市面十分繁華,是紅軍長征以來所經過的第一座較大的中等城市。紅軍進城時,群眾興高采烈,鳴鞭炮歡迎,這是紅軍自離開中央革命根據地以來經歷的最激動人心的場面。
  1月12日,紅軍總政治部召開遵義縣革命委員會成立大會。革委會成立后,積極發動群眾,貫徹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的土地政策、經濟政策,幫助組織籌糧、籌款、制作服裝和印刷文告,動員青年參加工農紅軍。在紅軍總政治部的統一領導和部署下,各軍團都派出許多工作隊深入群眾,宣傳中國共產黨的政策,發動群眾打土豪、組織武裝、建立革命政權。廣大群眾積極幫助紅軍籌備物資,護理傷病員,踴躍參加紅軍。在短短十多天時間里,遵義地區就有4000余人加入紅軍。
  (二)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央政治局在遵義召開擴大會議,這就是著名的遵義會議。這時,中央大部分領導人對于中央軍事指揮的錯誤問題,基本取得了一致意見。通過這次政治局會議,總結經驗教訓,糾正領導上的錯誤的條件已經成熟。
  會議集中全力研究解決當時具有決定意義的軍事和組織問題。張聞天、毛澤東、王稼祥尖銳地批評了博古、李德在第五次反“圍剿”中實行單純防御、在戰略轉移中實行逃跑主義的錯誤。與會者多數同意張聞天、毛澤東等人的意見。會議增選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委托張聞天起草《中央關于反對敵人五次“圍剿”的總結的決議》。會后不久,在向云南扎西地區進軍途中,政治局常委決定由張聞天代替博古負中央總的責任。中央政治局通過遵義會議決議,并及時向全軍傳達、貫徹。3月中旬,成立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組成的新的“三人團”,以周恩來為團長,負責指揮全軍的軍事行動。
  遵義會議明確回答了紅軍的戰略戰術方面的是非問題,同時改變中央的領導特別是軍事領導,解決了黨內所面臨的最迫切的組織問題和軍事問題,結束了“左”傾教條主義錯誤在中央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開始形成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這是我們黨和革命事業轉危為安、不斷打開新局面最重要的保證。而這些成果,又是在中國共產黨同共產國際中斷聯系的情況下獨立自主地取得的。從此,中國共產黨在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領導下,克服重重困難,一步步地引導中國革命走向勝利。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它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開始走向成熟。
  遵義會議后,中央紅軍重整旗鼓,振奮精神,在新的中央領導的指揮下,展開了機動靈活的運動戰。紅軍作戰指揮堅持從實際出發制定戰略,靈活地變換作戰方向,迂回曲折地穿插于敵人重兵之間,力爭掌握戰爭的主動權。
  四渡赤水之戰,是中央紅軍長征中最驚心動魄、最精彩的軍事行動,是紅軍戰爭史上的奇觀,是以少勝多、變被動為主動的光輝典范。這一勝利,是在改換了中央軍事領導之后取得的,充分顯示出毛澤東高超的軍事指揮藝術。蔣介石為阻止中央紅軍北進四川同紅四方面軍會合,或東出湖南同紅二、紅六軍團會合,部署其嫡系部隊和川黔湘滇桂五省地方部隊的數十萬兵力,從四面八方向遵義地區進逼,企圖在遵義一帶圍殲紅軍。1935年1月19日,中央紅軍由遵義地區北進,預定奪取川黔邊境的土城、赤水縣城,相機從四川的瀘州和宜賓之間北渡長江。蔣介石急調重兵布防于川黔邊境,封鎖長江。1月28日,紅軍在土城戰斗中因敵軍不斷增援,再戰不利,乃奉命撤出戰斗,1月29日凌晨從元厚、土城地區一渡赤水河,揮師西向進至川滇邊的扎西集中。在這里,中央紅軍進行整編。川滇敵軍很快又從南北兩面向扎西逼近。這時紅軍決定暫緩執行北渡長江的計劃,突然掉頭東進,擺脫敵軍,于2月18日至21日二渡赤水,重入貴州,再占遵義城。在遵義戰役中,紅軍取得殲敵兩個師又八個團、俘敵3000余人的勝利,這是中央紅軍長征以來取得的最大的一次勝利,沉重打擊了敵軍氣焰,鼓舞了紅軍斗志。經過激烈戰斗攻占婁山關,控制了制高點點金山,敵軍為奪回失去的主陣地,兵力增加到六個團,組織多次反撲,均被紅軍擊退。蔣介石在打了敗仗之后,調整部署,向遵義、鴨溪一帶合圍。紅軍迅速跳出敵軍的合圍圈,再次轉兵西進,于3月16日至17日三渡赤水,重入川南。蔣介石以為紅軍又要北渡長江,急忙調動重兵圍堵。紅軍突然又揮師東進,折返貴州,于3月21日晚至22日四渡赤水。隨即南渡烏江,佯攻貴陽。蔣介石這時正在貴陽督戰,紅軍出乎意料的行動,使他慌了手腳,急調滇軍前來增援。滇軍一被調出,紅軍立刻大踏步奔襲云南,兵鋒直逼昆明。這時,昆明防守力量空虛,云南當局急忙調集兵力固守昆明,削弱了金沙江的防務。紅軍又突然掉頭北上,于5月上旬渡過谷深水急的金沙江。
  至此,中央紅軍擺脫了幾十萬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粉碎了蔣介石圍殲紅軍于川黔滇邊境的計劃,取得了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
  (三)
  中央紅軍渡過金沙江后,繼續北上。在經過少數民族聚居區時,尊重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得到少數民族群眾的支持和幫助。為順利通過彝族區,由劉伯承兼司令員,聶榮臻兼政治委員,率中央紅軍先遣隊向大涼山彝族區進軍。彝族是中國少數民族之一,長期遭受國民黨政府、地方軍閥以及奴隸主的殘酷壓迫和剝削,經濟文化落后,生活極其貧困。由于歷史上造成的民族隔閡,他們對漢族不信任,不準漢人的軍隊進入他們的地區。紅軍要路過這里,困難很大。為了順利通過彝民區,中央以紅軍總司令朱德名義發布布告,宣傳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對少數民族的政策,號召彝族人民同紅軍合作,共同反對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同時,在部隊中普遍深入開展黨的民族政策和紅軍紀律教育,嚴格要求指戰員尊重彝族風俗習慣,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做到秋毫無犯,以模范的行動來擴大黨和紅軍的政治影響。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同彝族果基部落首領小葉丹殺雞歃血為盟,實現了民族團結,使紅軍順利通過了這個地區。
  中央紅軍通過彝民區后,即向大渡河兼程前進。蔣介石飛抵昆明親自部署大渡河會戰,加強防御力量,企圖憑借大渡河天險,使中央紅軍重蹈太平天國將領石達開失敗的覆轍。然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紅軍是不會重演歷史悲劇的。中央紅軍先遣隊紅一師第一團冒大雨經過70多公里急行軍,冒著敵人密集的火力,戰勝驚濤駭浪,沖過重重火網,在敵人視為插翅難飛的天險防線上,打開了一個缺口。但大渡河水流湍急,河面太寬,無法架橋,全軍數萬人馬不能在短時間內渡河。敵情緊急,中革軍委決定改向西北,爭取并控制瀘定橋渡河點。紅軍先頭部隊紅四團以無比堅強的毅力,不顧饑餓,不怕疲勞,和敵人搶時間,和敵人賽跑,于5月29日晨經過160公里的急行軍,趕到瀘定橋,發起奪橋戰斗。22位突擊英雄冒著敵人密集的槍彈,攀著鐵鏈向對岸沖去。沖到對面時,敵人放起火來,橋頭立刻被大火包圍。在千鈞一發的時刻,戰士們奮不顧身箭一般穿過熊熊大火,沖進城去,和城里的敵人展開了殊死搏斗。經過兩個小時激戰,守城的敵人被消滅了大半,其余的狼狽逃竄,紅四團英勇地奪下瀘定橋。
  夾金山是中央紅軍長征中跨越的第一座大雪山。海拔4000多米,終年積雪,空氣稀薄,沒有道路,沒有人煙,氣候變幻無常,有“神山”之稱。有首歌謠說:“夾金山,夾金山,鳥兒飛不過,人不攀。要想越過夾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間。”中央紅軍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向夾金山進軍。紅軍指戰員懷著必勝的堅定信念,以堅忍不拔的頑強毅力,發揚階級友愛精神,同心同德,團結互助,互相攙扶著艱難地向前邁進,戰勝風雪嚴寒和高山缺氧等艱難險阻,終于征服了大雪山。
  (四)
  6月12日,中央紅軍先頭部隊到達四川懋功(今小金)縣城東南的達維鎮,與前來迎接的紅四方面軍一部會師。6月18日,中央紅軍和紅四方面軍在懋功會師,集結在這個地區的兵力達到十多萬人,士氣高漲,戰斗力大為增強。擺在黨和紅軍面前的首要任務,是正確制定統一的紅軍發展的戰略方針。
  中共中央到達川西北地區后,發現這里大多是少數民族聚居地,高山深谷,人口稀少,經濟貧困,不利于紅軍的生存和發展。而在此以北的陜甘地區,地域寬闊,物產較豐富,又是帝國主義勢力和國民黨統治薄弱的地區,特別是鄰近抗日斗爭的前線華北。中共中央根據這種形勢,主張紅軍繼續北上,建立川陜甘革命根據地,以便在北方建立抗日的前進陣地,領導和推進全國抗日民主運動,但張國燾卻主張紅軍向西退卻到新疆、青海、西康等地,以為這樣可以避開國民黨軍隊的強大軍事壓力。為解決這個重大戰略方針問題,6月26日,中央政治局在懋功北部的兩河口召開會議,會上經過討論,一致同意周恩來、毛澤東等多數人關于北上的意見。張國燾也表示同意。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決定增補張國燾為中革軍委副主席。但張國燾卻又提出南下四川、西康的方針,給兩軍會師后蒙上了陰影。
  8月初,紅一、紅四方面軍混合編成左、右兩路軍北上。毛澤東、張聞天、周恩來等率中共中央機關和前敵指揮部隨右路軍行動。朱德、張國燾、劉伯承等率紅軍總司令部隨左路軍行動。8月21日,右路軍踏上了穿過大草地的艱難征程。大草地環境險惡,荒無人煙,到處是野草叢生的沼澤和散發出腐臭味的黑色淤泥潭,稍有不慎,踏進泥潭,就可能被吞沒。紅軍指戰員經過長途跋涉,體質十分虛弱,在惡劣的自然環境和饑寒交迫之中,很多紅軍戰士在過草地時不幸犧牲。右路軍走了6天6夜,才走出草地,等待左路軍前來會合。可是,張國燾提出種種借口,不愿北上,并要右路軍南下。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甘肅迭部縣俄界(今高吉)召開擴大會議,號召紅四方面軍的干部、戰士團結在中央周圍,同張國燾的錯誤傾向作斗爭,促其北上。按照俄界會議決定,北上部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
  俄界會議后,中共中央率領紅一、紅三軍和軍委縱隊繼續北上,一舉突破川甘邊界天險臘子口,打贏了突破敵人封鎖進入甘南的關鍵一仗。越過岷山,于9月18日到達甘肅岷縣以南的哈達鋪。在這里,根據從當地找到的報紙上獲悉的陜北紅軍和根據地仍然存在的情況,毛澤東提出到陜北去。恰逢此時,從鄂豫皖根據地出發長征的紅二十五軍到達陜甘根據地,同當地的紅二十六、紅二十七軍會師,合編為紅十五軍團,為迎接中共中央和紅軍陜甘支隊的到來創造了條件。
  9月27日,陜甘支隊占領通渭縣榜羅鎮。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此召開會議,正式決定前往陜北,保衛和擴大根據地。會后,陜甘支隊越過六盤山,于10月19日抵達陜甘根據地的吳起鎮(今吳旗)。10月22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指出歷時一年的長途行軍已經結束,今后的戰略任務是保衛和擴大西北的根據地,領導全國革命斗爭。在黨中央領導下,紅一方面軍歷時一年的艱苦轉戰,長驅二萬五千里,縱橫十幾個省,戰勝無數艱難險阻,粉碎數十萬敵軍的圍追堵截,實現了空前的戰略大轉移,勝利地完成了震驚中外的長征。
  (五)
  在紅軍長征到達陜北地區前后,日本帝國主義利用國民黨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加快了侵略中國的步伐。1935年5月,日本帝國主義開始在華北制造事端,向國民黨政府提出對華北統治權的要求。7月,日本華北駐屯軍司令官梅津美治郎與國民黨華北軍分會代理委員長何應欽達成“何梅協定”,攫取了中國的河北、察哈爾兩省的大部分主權。11月,日本又策動漢奸進行所謂“華北五省自治運動”,成立“冀東防共自治政府”;而國民黨政府則指派宋哲元等準備成立“冀察政務委員會”,以適應日本關于“華北政權特殊化”的要求。
  隨著民族危機日益加深,全國人民抗日救亡運動日益高漲。12月9日,在中共北平臨時工作委員會領導下,北平愛國學生數千人沖破國民黨政府的恐怖統治,舉行聲勢浩大的抗日救國示威游行,喊出了“反對華北自治運動”,“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停止內戰,一致對外”等口號。16日,北平學生和市民1萬多人,在天橋召開市民大會。會后,舉行了更大規模的示威游行。“一二·九”運動獲得了全國人民熱烈的支持和聲援,掀起了全國抗日救國的新高潮。
  形勢的變化,要求中國共產黨必須盡快制定出新的戰略方針。1935年8月1日,中國共產黨駐共產國際代表團以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和中共中央的名義發表《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號召全國人民團結起來,停止內戰,抗日救國,組織國防政府和抗日聯軍。這個宣言對推動抗日統一戰線工作和抗日救亡運動,起了積極的作用。
  11月13日,中共中央發表《為日本帝國主義并吞華北及蔣介石出賣華北出賣中國宣言》;28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和中國工農紅軍革命軍事委員會發布《抗日救國宣言》,號召全國人民團結起來,抗日反蔣。
  12月17日至25日,中共中央在陜西安定縣(今子長)瓦窯堡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著重討論全國政治形勢和黨的策略路線、軍事戰略。會議通過了《中央關于軍事戰略問題的決議》。決議指出,在日本帝國主義變中國為殖民地的形勢下,黨的總任務是以堅決的民族戰爭反抗日本帝國主義進攻中國;黨在新形勢下的戰略方針是把國內戰爭同民族戰爭結合起來,1936年應準備直接對日作戰的力量,猛烈擴大紅軍;執行“抗日聯軍”的策略等。
  會議結束兩天后,毛澤東根據會議精神,在黨的活動分子會議上作了《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的報告。報告充分論證了和民族資產階級在抗日的條件下重新建立統一戰線的可能性和重要性。提出“我們要把敵人營壘中間的一切爭斗、缺口、矛盾,統統收集起來,作為反對當前主要敵人之用”。報告著重地指出了中國共產黨和紅軍在這個統一戰線中的具有決定意義的領導作用。瓦窯堡會議決議和毛澤東的報告,分析了日本侵略者打進中國之后社會各階級之間相互關系的變化,明確提出了黨的基本策略任務是建立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解決了黨的政治路線問題。
  瓦窯堡會議是從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到全民族抗戰興起過程中召開的一次重要會議。它表明黨已經克服“左”傾冒險主義和關門主義,制定出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新策略,使黨在新的歷史時期將要到來時掌握了政治上的主動權;表明黨在繼遵義會議著重解決軍事路線問題和組織問題之后,開始努力解決政治路線問題;表明黨在總結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正在從中國的實際情況出發,創造性地開展工作。此后,中國共產黨采取切實措施進一步加強對統一戰線工作的領導,推進日益高漲的抗日救亡運動。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