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誤譯”影響國際話語權建構

原標題:楊雪冬:別讓“誤譯”影響國際話語權建構
作者:楊雪冬   發布時間: 2019-08-30   來源:人民網-環球時報
分享到 :

由于美國政府近期在其對華策略中比以往釋放了更多的“對抗”意味,不少人在探尋其根源時都提到美國媒體和相關人士在翻譯中國文獻和概念時,由于“誤譯”(有的是有意而為之)導致一些美國人對華認識產生了誤解。這也反映出,在當前的信息扁平化時代,我們在國際話語權建構方面還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翻譯在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近代以來,隨著西學東漸,翻譯被賦予了富國強兵、開啟民智的使命,翻譯活動異常活躍,翻譯內容非常豐富。梁啟超曾經說,“處今日之天下,則必以譯書為強國第一要義”。譯入中國的不僅有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還有新的思想觀念、術語概念,在改變中國的器物文化的同時,也在更新和塑造著中國的現代觀念體系和話語系統。

必須看到,近代以來的翻譯活動是以譯入為主的,這雖然彰顯了中國人積極的學習態度和文化的包容吸納特點,但也生動地說明了中國在整個世界現代化進程中的位次,是規模大國,實力弱國;傳統大國、科技弱國。改革開放以來,隨著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加速,綜合國力的提升,中國的大國地位得到實質性改變,國際吸引力不斷提升。這也反映在翻譯上,單向的對內翻譯活動正在向譯入與譯出雙向均衡發展的方向轉變,一百多年來形成的西學東漸格局蓄勢待變。

我們正在經歷著這種變化。統計顯示,我國的版權輸入輸出比例已經縮小到2.6[∶]1,包括圖書在內的許多文化產品通過翻譯等多種方式大規模進入歐美發達國家市場。國際社會面對快速發展、深刻變革的中國,逐漸放棄好奇獵奇心態,程式化乃至妖魔化中國形象的傾向,與以往相比,有著更加主動、更加迫切地全面深入了解、理解、認識當代中國的理性需求。對中國來說,面向國際社會的聚焦,需要更準確地表達自我、更有力地闡釋自我,將豐富的實踐經驗、合理的發展道路提煉為融通中外的理論概念,提高面向世界的自我解釋力、學理說服力,進而增強中國在國際各領域中的話語權。

因此,對外翻譯是構建中國國際話語權的基礎性工作,可以為中國經驗、中國故事、中國方案的準確表達、生動展示和有效傳播提供可靠的文本。正因為如此,近年來,我國的對外翻譯市場成長迅速,參與隊伍不斷擴大,翻譯語種和翻譯內容不斷增加,翻譯的技術手段也在不斷創新。盡管如此,關于翻譯存在的一些認識誤區,制約了對外翻譯在國際話語權建構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

第一個誤區是翻譯過時論。一些人認為現在越來越多的外國人都在學習漢語,并且機器輔助翻譯的應用越來越廣,因此翻譯的作用會越來越少,最后會過時乃至消亡。這固然是我們都期待的愿景,但實現起來需要時間和努力。一方面漢語是獨特的語言系統,漢字是獨特的表達方式,口語交流與書面表達有著巨大的差距;另一方面機器輔助翻譯要轉化哲學社會科學以及政治等方面的復雜話語體系,還有很大的難度。因此,不能簡單將學語言的等同于懂翻譯的,忽視翻譯專門人才的培養;也不能把翻譯完全交給機器,這雖然提高了效率,卻產生了許多翻譯上的笑料,甚至引起不必要的誤解。對中國來說,翻譯是國際話語權構建的基礎性工作。

第二個誤區是翻譯傳播論。固然從廣義上說,翻譯也是一種傳播,也要追求傳播效果。但是翻譯的內容或者類型決定了不能采用單一的大眾傳播標準,不能簡單地為了“服務讀者/觀眾”放棄翻譯的立場,也不能為了追求流行或者暢銷,過度迎合對象的偏好,隨意改變一些重要概念表述的規范譯法。政治類作品的翻譯尤其要把講政治與重傳播結合在一起。除了要讓受眾容易理解外,更要重視對原義的服從,對原文的追隨,盡可能完整地表達出文本和概念背后蘊含的價值判斷、理念傾向、以及話語風格等。

近些年來,不少國外媒體越來越關注中國的動態和重要理念,因而在報道中翻譯有關中國的表述和概念越來越多,有時候是引述中國機構的翻譯。而我們有的機構譯文粗糙隨意,降低了翻譯的公信力和權威性;有的機構為了求新,隨意修改長期沿用的規范譯法,還美其名曰話語創新,在一定范圍造成認識混亂。這些做法都沒有從國際話語權的高度來認真對待對外翻譯工作。

第三個誤區是譯法追隨論。如何翻譯好一些重要概念術語,特別是具有本國特色的概念,一直是個翻譯難題。有些概念術語,本來是外來語譯入的,可以追溯到原詞。但是在使用的過程,已經本土化了,因此不能簡單地照搬原詞。大部分政治性的概念術語,都是本國獨創的,具有特定的含義和價值判斷,很難在對象語找到對應的概念或解釋,即便有類似的說法,也要謹慎使用。因此,在對外翻譯中,不能簡單地追隨對象語已有的概念表述,避免陷入話語的陷阱。

近年來,中國在國際社會上提出了一些富有前瞻性的新理念,之所以在認可程度上沒有達到預想,原因之一就是其他國家在使用這些概念時采用了“政治正確性”原則。一個典型例子就是美國前國務卿蒂勒森在訪華期間直接引用了中方提出的處理中美關系要堅持的“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原則,遭到美國媒體激烈批評。

要避免這些誤區,就應該從國際話語權構建的高度認真地對待對外翻譯工作,明確翻譯的原則,探尋翻譯的規律。國際話語權在形式上是一套話語體系,需要嚴密、自洽、可理解,因此與之相關的對外翻譯要遵循準確、規范和溝通的基本原則,為話語體系構建提供基本的表達元素,基礎的文本依據。在面對西方一些媒體使用中國的概念時采用 “政治正確性”原則,我們的對外翻譯工作者更要努力自覺地從中國的國際話語權構建高度來認識自己的工作,增強“以我為主、融通中外”的能力,夯實構建國際話語權的語料文本基礎,并且推動國內話語體系建設開放性的提升。

(作者是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研究員)

(來源:《環球時報》2019-08-20)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